穆槿

うづりん—狼


#轮换视角
#估计是个刀子

凛ちゃん喜欢望着月亮发呆。
这个秘密是我和凛ちゃん住在一起之后才发现的。
我记得那天PCS是在拍夜景,工作完成的时候摄影棚外面已经漆黑了,staff桑不说话的时候,甚至只有冷风的声音。
当时我本想坐轻轨回家,不麻烦producer桑,但是美穗ちゃん告诉我那个时候连末班车都发车了很久。
最后还是麻烦了producer桑。
我上车的时候大概快一点了吧,车开了一阵子后我看连我和凛ちゃん经常光顾的那家便利店都已经关门了。producer桑的车速很快,把我的头发吹得很乱。
回家的时候我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在推开卧室门之前,我都想着千万不能吵醒凛ちゃん,但是推开门就看见凛ちゃん漆黑的背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银光。
“卯月?你回来了?”
我当时告诉我自己那天只是麻烦凛ちゃん等我到午夜,但后来,无论是我半夜口渴还是做噩梦,醒过来的时候凛ちゃん总是在看月亮。
我想我发现了只有我才能发现的凛ちゃん的秘密!
可是…
凛ちゃん为什么没有黑眼圈啊呜…

深夜。
我把日历翻到四月二十四日这天。
明天是卯月二十岁的生日,事务所的同伴们都已经请好假准备给卯月过生日。
然而卯月生日前一天我感觉自己似乎很不在状态。
“罢了,给卯月过生日要紧。”
我摇了摇头,收拾了日历便睡觉了。
翌日,我很早就睁开了眼,早得周围只有卯月平和的呼吸声。看着旁边熟睡的卯月,我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小心地翻下床,控制着没发出什么声音。
草草洗漱完,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愣,像很久以前的卯月一样,用手指抬起了自己的嘴角。
要微笑,要微笑…
今天是卯月二十岁生日啊…
可是…
我还未再想些什么,就听见洗漱间外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打开水往脸上一泼,就打开了门。
刚刚起床的卯月一直都是处于混沌的状态,可能是隐隐约约看见我站在她面前,就摇摇晃晃地靠过来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腰上就多了一份熟悉的温度。
我想我当时一定是笑着揉了揉卯月本就凌乱的发,开口道。
“卯月,今天过生日,还不快些醒过来吗?”
卯月迷迷糊糊地靠着我的肩膀,估计没什么心思去思考今天是什么日子,只是无意识地蹭一蹭我的脖颈,咕哝几句继续昏睡过去。
我觉得我在这种时候其实才更像个年长者吧。
我很熟练地把迷糊的卯月打横抱起,到洗漱间的时候才放下,挤好牙膏,接好漱口水,像是哄孩子一样把卯月喊醒。
卯月虽没怎么清醒不过见我将牙刷都递了过去,朝我笑了之后就刷牙了。
卯月笑起来,真好看啊…

今天是我二十岁的生日!
大家给我准备了一个很隆重的生日派对!
在凛ちゃん蒙上我的眼睛的时候我本以为是凛ちゃん要和我开玩笑。
顺着凛ちゃん的指引走了一阵子,我都是很茫然的状态。
当凛ちゃん把手拿开的时候我看见了许多人。
我想我当时应该是捂住了嘴唇吧。
未央ちゃん摇晃着一个纸皇冠,要我赶紧去切蛋糕,她说她饿坏了。
在我走过去的时候,未央ちゃん去推了蛋糕,凛ちゃん给我带上了那个纸皇冠。
凛ちゃん和我对视的时候我总感觉她有些心神不宁。
一定是我太激动了吧…
我低着头许愿的时候凛ちゃん又捂住了我的眼睛,然后顺带给我擦了眼泪。
凛ちゃん还是那么体贴啊…
然后我收到了大家给我的许许多多的礼物,可是我明明都二十岁了,她们还总是以为我是小孩,尤其是未央ちゃん!
大家对我真好,我想二十岁以后,我也要努力才行呢!
岛村卯月,会努力的!
然而聚会没有过多久,只是吃完了蛋糕,凛ちゃん就说自己很不舒服,想要先回家,还拜托了未央ちゃん照顾好我。
凛ちゃ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大家都谅解凛ちゃん,说是她工作的时候太不注意,让她赶紧回去睡觉。
可是我不这么觉得…
凛ちゃん…

我觉得我不能再呆下去了。
卯月已经二十岁,我也快要十八岁了吧…
最近我的确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些奇怪的力量了。
我以为我一直生活在人族就不会有问题,不会有狼化的行为,就可以…一直陪着卯月了。
若是在派对上再多呆一分钟,我可能就不会有勇气离开了。
卯月的笑,一定有什么奇怪的引力。
卯月就算是二十岁了也像个孩子啊,定是不会接受我是个狼人的事实了。
我不认为我自己可以在十八岁那天突然离开,那样我可能还是会舍不得吧…
毕竟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
我走到了那棵樱花树下。
这里还是这样啊,哪怕是三年过去了…
我把手机的备忘录调了出来。
“给producer辞职。已完成。”
“给校长申请退学。已完成。”
“给卯月解释…”
我想起以前母亲跟我说,不要和人族交往过于亲密,友好就足够了。
“不然你会不愿意离开的…”
我现在才发现母亲说得对…
我给卯月的生日礼物是一个道歉,会不会…太残忍了?

生日会上,大家都玩得很尽兴,该喝酒喝酒,该唱歌唱歌。只有我在她们旁边,时不时看一眼手机屏幕,想看看凛ちゃん有没有给我发line。
未央嘲笑我说凛ちゃん走了就失了魂,我一边笑,一边把她推给蓝子ちゃん。
哈哈,你看未央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后我继续趁着她们不注意,按亮我的手机屏幕。
大概是大家很久都没有这么高兴过了,一直到未来ちゃん看看表说明天还有工作,大家才准备离开。
我看了看我的手机。
直到我打开我们的家门,我的手机都很安静。
屋里静悄悄的,我猜凛ちゃん一定是睡了,怪不得没有给我发line呢。
也许她真的累坏了,果然是我想多啦。
我想我要是告诉凛ちゃん我知道她喜欢半夜看月亮的这个小秘密,她会是什么反应呢?
她一定会脸红吧,然后把眼神移开说我说错了。
“卯月你说错了…”
我学着她的口气说道,然后继续靠近卧室门。
我等不急看凛ちゃん害羞的表情了!
我推开了门。
屋里没人。

卯月,我真的很抱歉。
即使想一直不告诉你,可是时间好像还是不允许我隐瞒。
我是个狼人。
别怕,我不会吃人的。
我也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但是我可能也要没有机会再和你说话了。
我必须离开,我已经和producer申请了离职,也和校长办理了退学。
我不是人类,不能留下来。
别怪他们,我让他们不要告诉你。
今天起你就是二十岁的岛村卯月了,一定要学着像大人一样接受这件事好嘛?
别再赖床了,要学会自己做饭,工作的时候要注意照顾好自己,不要再担心你不够闪耀了,岛村卯月是这个世界上笑起来最美的女孩子,这就够啦。
不用害怕常务,她只是希望大家长大而已,要是她还是不给你工作,你已经可以推开她的门问她为什么了。
因为一直在努力的卯月,最棒了。
可以原谅我一直欺骗你吗?
可以拜托你给她们解释吗?
卯月,我…
我一直都喜欢你。
涩谷凛于四月二十四日夜。

我不记得那张纸是怎么掉到地上的了,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用力打开了所有可以打开的东西。
抽屉…衣柜…
抽屉里我的东西还是像以前一样散乱在桌上;衣柜里我的衣服整整齐齐地占着衣柜一半的空间…
我告诉自己不是真的,我疯狂地掀开所有我能够移动的东西,企图找到一个凛ちゃん的东西。
只要有任何一个东西在,凛ちゃん就没有走!
她在给我生日惊喜,在等我找到她…
可是不大的出租屋里,除了我们共用的生活用品,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沾染着凛ちゃん的味道了。
凛ちゃん准备离开准备了多久呢?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她今天心神不宁的原因?
我一边安慰自己我一定想多了,一边继续翻找者整间出租屋。
大概在半夜三点左右,我把整个屋子翻完了,然后脱力地躺在地板上。
地板很凉,我的眼泪也很凉。
凛ちゃん知道我躺在地板上哭一定会责怪我吧?
凛ちゃん?你在哪儿…
回答我的是手机的铃声,我翻过身去捡起手机。
那是我给凛ちゃん专门设置的铃声!
凛ちゃん果然在和我开玩笑!
我按亮手机…
“卯月,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

看着父母都深入森林,我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第一个联系人。
我打字突然慢了下来,每按一个字,我都觉得自己要脱力了。
我想我可能眼睛有些发酸。
我要说的总共没有几个字。
看着消息状态显示已读。
我将手机扔进了旁边的湖中。
卯月,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可千万不要哭啊…我最害怕你哭了,我也会很心疼啊。
卯月…
我想我真的很过分。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