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槿

短打,脑洞

随便丢一个短打算是入坑(bu
想认识同好然后产量(又不好吃
(我在说些什么




所有人到齐了。
会长面上的神色像是当年决定公布实施“家畜”消息那天时的表情—或许是她的表情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变过。
“我决定解散学生会。”
会议室里安静了几秒,运作了起来。
该吃糖的还在吃糖,该收拾物品的,室内也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每个周五大家散会时的悠闲一样,但偌大的会议室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息。
会长她…
为什么没有提前告诉我?所以她依然不相信我吗?
这样的决定…
清华深黑色的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大,整个人有些站不稳,修剪整齐的指甲嵌进肉里,指节泛着骇人的白色。
“会长!”
会议室里所有人停下动作,一致看向清华。
他们不约而同地摇摇头,依次推开了沉重的红褐色大门。
“砰…”
只剩两个身影。
桃喰绮罗莉转过头看看一直藏在自己身后影子里的清华,微眯起眼打量着对方。
“没有了学生会以后校园里…”
“清华。”
“会长…”
“我已经不是了。”
“桃…不…前辈…”
清华别开眼神,看向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穿着红色制服的学生,嘴里适应着陌生的称谓。
“没有前辈…我怎么办…”
话音才落便觉得这样的话既不适合自己,也不会在对方口中得到回答。紧皱起眉头感叹自己说话为什么没有思考一下,同时又把目光移向窗外,整个人浸在莫名的恐惧里。
“没有谁,是依附着别人而活的,清华。”
清华的唇瓣上多了一份冰冷的触感,刺激得清华哆嗦了一下,本来相隔两步的人突然靠近自己,阴影盖过了金色吊灯的光亮。
清华有些惊诧,下意识想要避开对方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却直接被禁锢在其身前的狭小空间里。
“明白了吗?”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