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槿

tulip

#梗源台湾公演卯凛合唱tulip
#太久没有动笔望海涵

“娇艳欲滴”
渋谷凛在拿到公演节目单的时候,满脑子都只有这一句歌词。
五分钟之前,凛还和其她六个人在producer面前了解公演任务,五分钟之后,就已经站在走廊上,看着“tulip”几个字发呆。
“这是要和卯月一起合唱的歌曲吗?”
一向以公私分明,在演唱会上拼尽全力著名的渋谷凛小姐竟然在排练之前对一首歌产生了畏难情绪。
“虽说训练师一直强调着要把感情带入到每一次演唱中,可是如果是这首歌…”
真的只是演唱一首歌这样的感情吗?
是的,只是这样的。
一直被常务赞赏“意志坚定”的渋谷凛小姐,终于在拿到通告第二十分钟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至于结论是否正确…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

合练远没有想象中容易。
这个新编排的组合,每个成员演唱的风格几乎都没有相似之处。故而在这首歌的处理上面产生的分歧,连训练师都觉得麻烦不已。不仅如此,除了原唱美嘉,成员中竟没有一个人真正深入了解过这首歌,因而七个人的第一次和声被训练师称为“每个人的最差水平”也不算是什么异事。
最终训练师决定组合中七个人除去美嘉,两两一组,共同和声完成相应的歌词,以弥补演唱风格的差异。
凛本以为自己一定会和同在tp组的奈绪分到一起,却在自己的名字后,听到了“しまむら”这样的音节。
一直站在凛身后的卯月欣喜出声“会加油的!”然后拿着歌词离凛占得更近了些。凛心跳突然漏跳一拍,面上却装作无事和卯月说“请多指教。”
然而在第三次和声走调后,凛还是被训练师点名出列了。训练师并没有讲太多,或者说根本不愿意浪费时间,只是让凛出列好好冷静一下,然后又继续指导剩余六个人排舞。
凛站在训练室的角落里,从镜像中看见脸颊跳得有些微红的卯月。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一直没有分神的卯月也抬起视线和凛的在镜中交汇,然后露出了招牌微笑。
“娇艳欲滴。”
凛在别开视线前瞥到卯月抿着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又蹦出了这句歌词。

“凛酱今天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啊?”
结束练习后,最早收拾好物品的奈绪凑到凛身边,语气里似乎带了些不可置信。要知道排练时候的凛可是和加莲一样努力的存在。
“有一点吧,连累大家因为我排练那么多遍了。”
凛礼貌性地回复着对方,顺便给组员表达了歉意。不想去看在奈绪身后卯月关切的神色,凛埋下头加快速度收拾完自己的物品,第一个走出训练室。
“呐!西部凛!排练进行任何啊?有没有体会到歌曲里透露出的sexy呢?”
刚走出事务所,便遇上正结束营业的未央。凛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
“呐西部凛今天好像状态不是很好,就让伟大的mio我来帮助你解决问题吧!”
“不用了mio,我只是练习得疲倦了。”
“倒也是哦,我听岛村村说她很想和你一起唱这首歌来着,西部凛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嘛。辛苦了,明天见!”
未央见凛不愿多言,想了想说完这一番话,挥挥手也就跑开了,留下凛一个人有些呆滞地站在夕阳下。
“卯月…想和我一起唱这首歌…吗?”
返回的路上凛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出神着也就没有看路。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竟不自知又走回了那棵樱花树下。
花期早已经过去了,飘落的花瓣并没有像当时一样把长椅包裹起来,而是留下长椅躲藏在夕阳的边缘,影迹被拉得很长。
凛仍旧选择坐在长椅的左侧—想很早前一样,练习的习惯使其又拿出了歌词单。由于忘记带荧光笔,自己的歌词被卯月用粉红色荧光笔勾画出来,像是樱花的颜色倾泻在白纸上。
“このチャンス…”
没有任何和音的澄澈声线暴露在空气中,一句接着一句慢慢流淌在空气中。逐渐进入状态的凛开始用左手慢慢敲打节奏,直到……
“キミのために”
凛停下哼唱,有些震惊地看着坐在长椅另一侧的棕色外套。卯月笑一笑,给凛打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停下来,然后继续哼唱。
“キスするために”
凛立刻跟上对方的节奏。两条没有任何修饰的声线交错在空气上方,逐渐缠绕住因风飘落的花瓣。
“卯月…?”
“呐,凛酱明天练习也要加油哦!”
卯月想很久以前一样,把飘落到脸上的樱花攥住,露出笑容。
凛的眸子抖了一下,头发又被适时的微风扬起来。

演出当日,七个人在后台准备上场。
“呐,完全不知道一会儿给大家唱这首歌的时候心情会是什么样子。”奈绪站在李衣菜旁边有些激动地问道。说完都还习惯性哼着调子。
“那肯定是很rock的感觉啊。”
“哼,这才不是rock呢喵!”
随着一旁借口说自己顺路来看看的miku立刻回嘴,站在还没有补好妆的卯月身边的凛看着两人斗嘴,有些好笑。
“凛酱今天状态很好呢!”
卯月放下镜子站起来,同凛并肩。
“嗯,可能是要表演了反而不是很紧张了吧。”
凛回过头,见卯月眼角的妆似乎有些花,深处手指给对方轻轻抹一下。
卯月顺势闭上眼睛,却还是弯着眼角笑着说。
“哦对了凛酱,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擦好了妆容的凛见工作人员已经带着其余五个人准备上场,牵好便卯月往前走,却还是偏头等待着卯月将所谓的“事情”
“我很期待和凛酱唱这首歌呢。”

演唱时凛并没有依着自己的情绪,分心来想刚才卯月的那句话,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为此没有一点反应。
心脏似乎比任何一次演唱都跳动得更快,刚才牵着卯月的手心微微发汗,似乎也不是因为紧张。
凛能够感觉到两人的声线比排练时更加契合,偏头看了看声线有些冷酷的卯月。
泛蓝的灯光把卯月的棱角照得分明,似乎真的有未央提到的“sexy”的感觉。
在轮到两人独唱“生まれつきの小悪魔は天使に見える”时,凛突然弯了弯嘴角。
的确是小恶魔。
演唱时从不分心的渋谷凛小姐如是想着。

评论(4)

热度(13)